返回

口述我和我的爸爸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gzcfst.com
     口述我和我的爸爸 (第1/3页)
    

身后紫檀小几旁,端坐着一位小书童。

被唤作“姑姑”的女子,正是金陵游的大东家谢阿楼。 谢阿楼透过玳瑁远镜,视线追逐着萧弈和南宝衣:“他跟南家小娘子的故事好生感人,咱们当然要辅佐他。”

小书童更愁:“姑姑徇私。”

谢家先祖是大雍开国功臣,建立金陵游的势力,是为了让子孙后代在国家危难时站出来,辅佐明君,安定江山。



如今世家掌权,皇族凋敝,本该是金陵游发挥作用的时候。 可是姑姑不喜欢搞正事,只喜欢给人牵红线。 把南小娘子留在金陵游,暗中帮助萧道衍和南小娘子相逢,其实也是姑姑的手笔……



谢阿楼放下玳瑁远镜,走到紫檀小几旁,翻开一本画册。

那画册上,一页页翻过去,全是男男女女各种名字。

也是谢阿楼这些年牵红线的累累战绩。



小书童的眉毛耷拉成了八字:“可是姑姑,南小娘子出身下九流商贾,士庶不通婚,她是不可能当上雍王妃的。” 她一脸雄心壮志。 小书童快要哭了。

当年谢姑姑的长辈也喜爱牵红线,牵着牵着,就把当今陛下和沈姜牵到了一块儿,最后让沈姜搞出现在这一堆烂摊子。 如今谢姑姑还要牵红线……

总觉得他们金陵游的宗旨不是为了辅佐明君、安定江山,而是为了搞死萧氏皇族啊!

…… 南宝衣跟着萧弈,先去长安医馆看了脑子,才来到观书胡同。



这条胡同位于长安西北角,曲巷幽深偏僻,又藏着众多小书院,是很多寒门子弟读书居住的地方,因此称作观书胡同。 萧弈的外宅就在巷子尾。



南宝衣随他踏进石头门槛,两进的小宅院干净朴素,院子里种着一株繁茂碧青的枇杷树,石桌上落了几片枯叶,雕刻的棋路纵横交错。

屋舍风雅,厅堂、书房、寝屋等一应俱全。



她细细打量过,望向萧弈的目光不禁多了两分好奇。

长安物贵,这座宅院虽然又小又偏,但起码也要大几千两白银。 没想到这鸭子,还挺阔绰。

而她身无分文,这鸭子图财不成,只能图色,怕是他看中了她受损前的美貌,因此想把她占为己有,金屋藏娇。

“呸!狗男人……”

她啐了口,低声骂了一句。

萧弈转身:“你说什么?” 南宝衣羞怯道:“妾说,夫君能在寸土寸金的长安城里买房,真是好生厉害,娇娇拜服!” 她团扇遮面,只露出一双亮晶晶的丹凤眼。



如此温柔的恭维,令萧弈心情愉悦。 他薄唇抿着笑,面上却淡淡道:“这算什么?将来,给娇娇换个更大更奢贵的宅子。” 他执起南宝衣的小手,把她牵进珠帘内。

他把小姑娘安置在妆镜台前,亲自去小厨房烧了热水,又拿了绵软的帕子,打湿后仔细为她擦拭面颊上的伤疤。

得尽快帮小姑娘治愈脸伤,免得她恢复记忆后难过。



南宝衣注视着铜镜。

镜中郎君,睫影低垂,隐隐可以窥见他瞳孔里的执着和情深。

他清理干净疤痕,俯首在疤痕上落了一个温柔而怜惜的吻。

郎君呼吸温热,浅浅的吻,如蜻蜓点于水面。 南宝衣的心头,泛起异样的涟漪。

她悄悄转过眼眸,去看他。 似是若有所感,这美貌郎君也正望向她。

南宝衣被抓包,连忙避开他的眼神。 也不知怎的,明明昨夜做了那么亲密的事,可今日不过是被吻了一下,她的心脏就如小鹿似的乱跳,白玉似的耳尖更是发烫得厉害。

她不禁暗道,这厮不愧是金陵游最贵的鸭子,就是会撩人……

南宝衣捏着团扇白玉柄。

这鸭子,对她似乎很有耐心。

她只得小声:“多谢夫君……”

萧弈盖好药罐,怜惜地摸了摸她的脑袋。 一个谎言,需要无数谎言去圆。 她就不信,这狗男人能凭空变出一堆坟冢。

她总得套出她家人的下落!

------------第242章 南娇娇怎么不上天 萧弈沉默片刻,高深莫测:“年代久远,尸骨无存。” 南宝衣:“……” 这回答,好狠!

…… 萧弈把南宝衣安置在这座小宅院,专门养伤。

找活儿……

萧弈翻了两页书,头疼。

南宝衣声音更柔:“夫君,银钱?” 萧弈只得伸手往怀里掏。

他平日行走,都是十言跟在后面付账,他几乎不带银钱在身上。

被小姑娘温温柔柔而又期盼地注视,他硬着头皮掏了半晌,却只掏出两锭碎银子。 碎银子放在胡桃木矮案上,少得可怜。

南宝衣暗暗鄙夷。

也是金陵游最贵的鸭子,怎的就这点儿积蓄? 养不起她的。 她抬眸,笑容温柔:“要不,夫君再去金陵游做两三个月?”

萧弈:“……”



渣女。

失忆了的南娇娇,是个彻头彻尾的渣女! 他沉沉道:“我在长安也算交友广泛,想找活儿做,也不过几句话的事。家中银钱开支,无需娘子操心。娘子安心养伤,即可。”



南宝衣轻摇团扇,笑道:“我与夫君开玩笑呢。” 她把两锭碎银子藏进袖袋:“回家时,我见胡同外面有个卖菜的小集市。我去买菜做饭,夫君想吃什么?”



买菜做饭…… 萧弈更加头疼。

南娇娇连菜市场都没去过,她还会买菜? 他只得道:“我陪你一起去。” 来到集市上,南宝衣看什么都新鲜。

只是她受不了活禽的膻味儿,于是给了萧弈一锭碎银钱,叮嘱道:“夫君去鸡笼那边买一只老母鸡,我晚上给你炖老母鸡汤,滋补身体。”

萧弈拿着银钱。



英隽深艳的面庞,充满了不敢置信。 南娇娇,做老母鸡汤? 她说得那么理所当然,仿佛很贤惠似的,可她会做吗? 南宝衣丹凤眼清润如水:“夫君,你发什么呆呀?”



萧弈只得道:“我去买鸡,你去那边买两根葱,用来勾鲜。再买两个土豆,晚上炒土豆片吃。其他蔬菜你看着买,买你喜欢的。”

南宝衣应下。

等萧弈提着买好的老母鸡回到这里,就看见南宝衣款款回来了。 小姑娘一手拎着裙角,一手拎着竹篮,行走在嘈乱喧嚣的菜市场里,似乎唯恐弄脏了绣花鞋,连走路都是踮着脚,那叫一个娇娇气气。


最新网址:gzcfst.com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