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好属操视频 精品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gzcfst.com
     好属操视频 精品 (第1/3页)
    

姜岁寒笑容满面:“我视你为亲妹妹,有什么可谢的?你倒是与我比划比划萧家哥哥的尺寸,我也好挑选合适的仔细裁剪。”

南宝衣:“……”

这个,如何比划? 尴尬中,终于行至湖边小筑。

湖边小筑是一座精致幽雅的小木楼,挂在檐角的宫灯被风雨淋湿,菱花窗后透出暖黄的灯火,隐隐绰绰倒映出凭窗而立的窈窕身影。

南宝衣观其宽度,猜测是自己小堂姐。

宁晚舟站在雨幕里。

瓢泼大雨打湿了他的鬓发和衣衫,他仰头注视菱花窗,侧颜认真而执着,仿佛世间的一切都无法动摇他的决心。



南宝衣打发一名侍女去给宁晚舟撑伞,却被对方冷漠推开。 “小小年纪,脾气却很倔强。”姜岁寒好笑,“我估摸着,如果南小四不原谅他,他今夜都不会从湖边小筑离开。”



话音落地,宁晚舟的身形微微摇晃,险些跌倒在雨水里。

姜岁寒挑眉:“在大雨里站了两个时辰,怕是要吃不消了。”

南宝衣没说话。



她注意到,花窗后的人影不见了。

片刻功夫,南宝珠撑着伞从木楼出来。

她走到宁晚舟跟前,寒着脸把纸伞塞他手里。 宁晚舟怔了怔。



他握着伞柄,苍白的面庞上流露出动容:“姐姐?”

“你别急着感动啊!”南宝珠没好气,“我的意思是你带着伞赶紧走,要死去别处死去,千万别给靖王府和娇娇招惹麻烦啊!”

宁晚舟沉默。 雨声淅沥。

过了很久,他把伞还给南宝珠。 他抹了把脸上的雨珠,倔强道:“姐姐不原谅我,我哪儿也不去。”------------

第239章 她把宁晚舟袍裤拽下来了

南宝珠炸毛。 她扔掉纸伞,骂道:“宁晚舟,你讲不讲道理啊,你做错了事,不肯诚心道歉,却用自残的方式逼我原谅你!这跟耍赖有什么区别?!”

宁晚舟耷拉着狐狸眼,随她骂。 这副油盐不进的模样,彻底激怒了南宝珠。

南宝珠幼时就与他打打闹闹、拳打脚踢地长大,现在他犯了错,她自然没有手软的道理。



她抬脚踹向宁晚舟!

宁晚舟跌倒在地,没敢还手。

“你走啊!” 南宝珠指着远处,跳脚怒骂。

宁晚舟不仅不走,还在地上盘膝而坐,任她怎么打骂都巍然不动。



南宝珠气得心肝肺生疼!

“成,你不走,我拖着你走!” 她撸起袖管,不管不顾地拖住宁晚舟,把他往远处的厢房拖。

“不走……”

宁晚舟倔强得很,双手死死抠着泥水凼。 南宝珠也很倔强。 她拽着他两条腿往后拖,拽着拽着,就把他袍裤拽下来了……

少年的腿白生生的,结实而修长。



他还穿着亵裤。

亵裤是一种裤腿较长的直筒裤,采取的是开档样式,因为穿在里面,显得较为轻慢,因此称之为亵裤,不能轻易叫别人看见。



宁晚舟的吃穿用度主要靠自己挣,因此穿得破烂了些,亵裤是他自己捡布料缝制的,大红面料小碎花,黑夜里看起来相当的喜庆。

再加上特殊的开档样式,所以众人能够清楚地看见……

“噫!” 姜岁寒摇开折扇挡住双眼,意味深长地发出一声轻笑。 南宝衣和侍女们纷纷红着脸侧过视线。

可是该看的不该看的,在那一瞬间都看了个明明白白。

南宝珠拎着袍裤。 她惊讶地捂住嘴。 宁晚舟爬起来,沉着脸从她手里夺过袍裤,利落地重新穿好。

南宝珠红着脸,小声道:“咱们把话说个明白,今后你别来找我,也不许跟我说话。我不想与满嘴谎言的人做朋友,你明白了吗?”

“不明白。” 宁晚舟赌气。 南宝珠气急,不愿再与他纠缠,转身往湖心小筑疾走。 雨天路滑。

她刚跑出几步,脚下踩着青苔,惊呼着跌落进湖水里!

“珠珠!”

南宝衣惊呼一声,随即看见宁晚舟毫不迟疑地跃下湖面!

她连忙带着侍女奔向湖畔。 灯笼的火光照亮了黢黑湖面。

宁晚舟游向水底。

他看见南宝珠朝水底坠落,发钗相继散去,她长长的青丝在水中铺散开,宽袖长裙摇曳如鱼尾,盈盈杏眼透着惊惶,有种惊鸿般的美。

他在水底搂住少女。



少女的青丝,如有生命般缠上他。

宁晚舟吻住她的唇,将珍贵的一点空气渡进她的唇齿。 光影之下,水波荡漾,亘古寂静。

南宝珠怔怔凝着他。



他的背后,是波澜万丈,是交织的万千光影。 他与她对视。 那双狐狸眼敛去了平日里的妩媚,眼神坚定而深情。

死亡面前,这倔强的少年,竟然成了最能带给她安全感的人……

不等她多想,宁晚舟紧紧抱住她的腰肢,一手划着湖水,艰难地带着她爬上湖岸,把她交给南宝衣等人。 南宝衣忙着查看南宝珠是否溺水,宁晚舟终于坚持不住,在瓢泼大雨中晕厥了过去。



…… 梦境荒诞。

唇齿相贴时,那双狐狸眼透着从容与坚韧,还有缱绻深情。 南宝珠猛然坐起。 “珠珠醒了?”

南宝衣端着姜汤进来,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南宝珠的额头,“还好没发高烧,快把这碗姜汤喝了去去寒。”

南宝珠抬手将青丝别到耳后:“宁晚舟呢?” 话未说完,南宝珠已经赤着脚奔去隔壁厢房。 南宝衣端着热姜汤,轻轻吁出一口气。

小公爷舍命救人,小堂姐应当不会再如从前那般恨他……



她琢磨着,跟去了隔壁。

宁晚舟已经泡过热水澡。

穿洁白干净的寝衣,阖着双眼躺在榻上。 他生得美貌,躺在那里的时候,像是娇弱美少年,很令人怜惜。

南宝珠坐到绣墩上,漂亮的玄月眉轻轻蹙起,目光里盛满了复杂。

她问道:“他喝过药没?” 云袖颔首:“姜神医煎了药,刚刚已经喂小公爷喝下。”



南宝珠放下心,伸手替他掖了掖被角。

宁晚舟适时醒来。 他烧得迷迷糊糊,隐约中看见是南宝珠在照顾自己,苍白的唇便噙上浅笑,因为生病的缘故,嗓音又软又哑:“姐姐……”
最新网址:gzcfst.com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