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草莓视频污无限观看BD高清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gzcfst.com
     草莓视频污无限观看BD高清 (第1/3页)
    

南宝衣皱着小脸:“二哥哥练刀,穿夜行衣作甚?”



她嗅了嗅小鼻子,补充:“还有股血腥气。” 萧弈在圆桌旁坐了,抬手斟茶。------------第236章 孤给你的,是南越皇族的宠爱

他喝了一盏茶润过嗓子,实诚道:“杀人放火去了。”

昨夜天枢放火烧了歌尽桃花,他本能趁乱杀了榴花,可惜时机不好,顾崇山那个老贼早不去晚不去,偏偏赶在那个时候去歌楼吃酒。 他与顾崇山打了个平手,彼此都受了伤。

榴花被顾崇山带进西厂,再想动手,难如登天。

好在榴花还有求于他,他只能赌,她暂时不会把皇嫂的事告诉顾崇山。

南宝衣听他三言两语说了昨夜之事,不禁仔细地打量他。



他说得轻描淡写,可是她不傻,他身上的血腥味儿那么浓,怕是受了很严重的伤。 她只得步出寝屋,请姜岁寒帮他看诊。

萧弈的伤果然很重,连肋骨都断了一根。

他躺在榻上养伤的功夫,靖王府来了一位不速之客。

南宝衣坐在拔步床边,正抱着史书念给萧弈听,听见余味禀报,不禁好奇:“太子殿下想见我?他见我做什么呀?”



余味道:“说是来向郡主赔罪的。” 南宝衣更好奇了。 她合上史书,瞅向萧弈:“我去见见他?”

萧弈不愿意她去见那个伪君子。 但小姑娘好不容易回心转意,他起码的风度还是要有的。



他颔首:“早去早回。”

南宝衣来到花厅,楚怀南已经等了片刻。 见她进来,他放下茶盏,担忧地站起身:“小郡主。” “太子殿下。”



南宝衣福了一礼,“您又没得罪我,何故要向我赔罪?”

南宝衣:“……” 表情有些微妙。

她就想让老爹吃点儿苦头长长记性,太子这一举,可真是……



可对方终究是好意,她也不能怨怪。 她勉强笑道:“那真是多谢殿下费心。” 他担忧地扫视过南宝衣浑身上下。

南宝衣急忙侧身避开他的打量,心里面一阵复杂。

她垂着眼帘,努力和颜悦色:“我没有受委屈。我还没有及笄,二哥哥不会对我乱来。”

楚怀南神色微凛。 小郡主,竟然重新喊萧弈“二哥哥”?



他们不是决裂了吗?

他捻着腰间佩玉,声音里充满了警告意味:“小郡主,萧弈的娇妾,怀了他的骨肉。这样的男人,不值得你托付。”



南宝衣卷着小发辫。

深深明白,该是她表演的时候了。

楚怀南:“……” 复杂地看一眼这姑娘。 总觉得,她仿佛被萧弈洗脑了。

南宝衣不喜他这种眼神,于是好声好气道:“殿下若是无事,不如我送您出府?” 楚怀南沉默地站在原地。

他好不容易距离小郡主更近一些,他不想这个时候放弃。



萧弈犯错在先,送上门来的机会,他怎么能错过? 温润如玉的男人,眼瞳逐渐深邃。

他鼓起勇气,上前去牵南宝衣的手:“小郡主——”



南宝衣惊住。 她戒备地退后,敛去小心翼翼,沉声:“殿下,男女授受不亲!”

“授受不亲又如何,孤是太子,孤给你的,是南越皇族的宠爱!”



楚怀南厉声。 到底是皇族太子,沉着脸说话时,竟也流露出几分霸道。

南宝衣愣在当场。 她万万没想到,这看似温润如玉的男人,也会勉强别人……

南宝衣只是摇头。 她保留着对楚怀南的最后一点敬重,吩咐:“余味,送殿下出去。” 楚怀南眼睛里的期待和光彩,一点点泯灭。

他凝视南宝衣。



少女貌美如娇花,捏着帕子俏生生站在门槛边,真真是珠玉琳琅。

他很想抱一抱亲一亲这个姑娘。 甚至…… 还想与她共赴巫山云雨,让她承受雨露恩泽,让她怀上他的子嗣。



可是婢女护在她面前,他什么也做不了。 他按捺住欲望,垂下眼帘,声音更加温和:“对不起,刚刚吓到小郡主了,是孤不好。”

南宝衣没吭声。



她目送楚怀南离开,悄悄抚了抚心口。

刚刚楚怀南的表情好像要吃人,怪瘆人的…… 寝屋。

萧弈躺在榻上,已经听尝心说了花厅里发生的事。

他低低笑出了声儿。

楚怀南兢兢业业地搞国事,可惜仍旧斗不过成王和英王。

又兢兢业业地挖墙脚,可惜那把钝锄头,又能挖的出什么呢?



南娇娇对他很忠诚,一如他对她那般忠诚。

萧弈心里如同浸泡了蜜糖,甜得很。 他从枕下抽出一方绣帕,懒懒地盖在脸上。

绣帕是从前在南娇娇那里拿来的,他好好藏在枕头底下,虽然芙蓉花香渐渐淡了,但每日嗅闻时,仍旧十分欢喜眷恋。

尝心侍立在拔步床边。 她默默看着自家主子的痴相,想起小姐也常常抱着主子的物件儿出神,还时不时甜甜地笑两声。 这两人,真是如出一辙的痴啊!



昨天我没有抽到红包

------------第236章 权臣大人的……可不比史书好看?

南宝衣回到寝屋。 她仍旧在绣墩上端坐了,拿起读了一半的史书,却瞧见萧弈脸上盖着淡粉色绣帕,不知道在想什么,嘴角是翘起来的。

她伸手扯掉绣帕:“二哥哥,你还听不听我念书了?” 萧弈支撑着坐起身。

南宝衣瞄了一眼他的胸肌,脸蛋微红。

“总躺着不舒坦,坐会儿。”萧弈饶有兴味,“你继续读。”



南宝衣烦恼地合上史书。

萧弈这副病中风采,比她见过的所有儿郎都要英俊美貌。
最新网址:gzcfst.com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