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男人女人性爱动态的图片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gzcfst.com
     男人女人性爱动态的图片 (第1/3页)
    

他停顿半晌,勉强笑道:“我与裴姑娘开玩笑呢,这支凤头钗是我除夕入宫时捡到的,今日特意前来归还裴姑娘。”



裴初初看着他把凤头钗放在石桌上。 真相如何,大家心中都有数。

她若是咄咄逼人非要问罪,反而不好。

她温温一笑,拾起凤头钗,拿手帕反复擦拭:“原来是开玩笑……韩公子的玩笑,当真是别致至极,令人耳目一新。”

韩州景见她不追究,顿时如释重负。 他半个字也不敢应答,唯唯诺诺地转身走开。 裴初初掀起眼皮,看了眼他的背影。 这厮和裴敏敏合伙欺负她诬陷她,见欺负不成就想走,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?



她眼神渐冷,借口更衣去了别处。

行至一处高大葳蕤的花墙边,她唤了平日里亲近的宦官过来。

她从袖袋里取出一锭银子:“我记得,你师父认识市井里一些三教九流的人,在宫外是有人脉的。”

裴初初一笑。 她倾身,在小宦官耳畔低语了几句。 他蹦蹦跳跳地走了。

花墙上爬满了花藤。

裴初初面容安静,垂下鸦羽似的眼睫,倾身轻嗅蔷薇。

她从来不是大度的人,也学不会宽容。

欺负她的,她不想原谅,她只想变本加厉地还回去。

…… 花墙另一端。 皎皎如高山明月的少女,安静地端坐在石桌边吃茶。



对面的宁听橘忍不住抱怨:“裴姐姐怎么去了那么久还不回来,月月你等着,我去找找她,就怕她一个人躲起来掉眼泪呢!”

萧明月看着她风风火火地跑走,合上茶盖,对身边的小宫女吩咐道:“去叫……狸奴过来。”



没过片刻,一名异族少年出现在御花园。 他年纪虽小,眼神却十分冷漠,周身透出不符合年龄的野性和杀戮气息,很难想象是在怎样的环境里长大的。

他站在花墙底下,蔷薇的斑驳花影投落在他的面颊上,烙印在脸上的“奴”字,残酷而令人畏惧。

他看着萧明月。

端坐在石桌旁的小公主,身穿绣着红丹鹤的白色宫裙,如此纤细娇弱,宛如一只纯良无害的玉兔。



他垂下眼帘,声音沙哑:“主人有何吩咐?” 萧明月慢慢道:“废了,韩州景,的一条腿。”

少年再度掀起眼皮,深深看了眼萧明月。

大雍的小公主白白嫩嫩纤细柔婉,看起来纯良如兔,只是这副皮囊底下藏着的,却绝不是食草的兔子。

他顿了顿,如一捧烟般消失在原地。

一瓣蔷薇飘落在石桌上。

萧明月随手拾起,丹凤眼里藏着凉薄。

韩州景欺负裴姐姐,就该付出代价。 裴敏敏有裴家人保护,而裴姐姐,也有她和兄长保护。

…… 此时,萧定昭负手站在游廊里。 少年盯着池塘里游动的锦鲤,眼神里透出戾气。

他和妹妹查出了韩州景的计划,本欲在今天英雄救美,岂料他还没出场,裴姐姐就自己搞定了那对狗男女。



什么“盗窃御赐之物”,那支凤头钗,分明就是裴姐姐送给韩州景的,可那明明是他送给裴姐姐的,她怎么能再转赠他人! 侍卫立刻领命。



萧定昭拿起玉碗,随手洒了一把鱼食。

他看着池塘里争食的锦鲤,脑海中再度浮现出那支凤头钗。 到底是怎样的感情,才会促使裴姐姐送韩州景发钗?



可是送钗定情?

少年胸腔里涌动着不甘心,丢下玉碗,径直去找裴初初了。 …… 蔷薇花墙,日影斑驳。 春风吹过,几枚浅粉色的花瓣飘零而落,拂拭过裴初初的裙裾,留下淡淡的幽香。

少女敛了敛裙裾,慢慢拂去裙上的褶皱。 远处传来酒宴的热闹,而她独自盯着花影,想着裴家和自己的前程,对继续参加宴席意兴阑珊。 与韩州景是彻底成不了了,她得另换目标才好——

“裴姐姐在想什么?” 耳畔突然传来声音。

裴初初脊骨一凉,下意识转身后退:“陛下……” 她脸儿微白,迅速垂下眼帘屈膝行礼。



行过礼,也不顾萧定昭来做什么,她转身就走。

“站住。”

萧定昭不悦:“朕容许你走了吗?你自称生病,多久没来御书房伺候,如今见了朕就跑,裴姐姐,朕是洪水猛兽吗?”

裴初初背对着他,僵在原地。

撞见他拿她的贴身之物做那种事,她不走,要如何面对他? 从前一直把他当做没长大的弟弟,如今后知后觉,那个名叫“阿弱”的小孩儿,早已消失在深宫和逝去的时间里。

如今的萧定昭,是天子,也是男人。 身后传来脚步声。 萧定昭一步一步靠近裴初初,直到胸膛贴上她单薄的脊背。 他俯首,看着几乎算是在他怀中的少女。

昔年比他高的裴家姐姐,如今比他要矮上许多。

看起来,如此娇小。

他凑到她的颈窝,深深嗅了一口她的味道:“裴姐姐……” ,



晚安安
最新网址:gzcfst.com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