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夜射猫华语最大超碰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gzcfst.com
     夜射猫华语最大超碰 (第1/3页)
    

走了小半条街,她忽然在街心转身,捧着脸歪头:“二哥哥,我好热呀!”

萧弈面无表情。

喝酒本就生热,再加上一路蹦蹦跳跳,不热才怪。

南宝衣作势要解开云肩和袄裙,“热得很……”

萧弈皱眉,上前按住她的手,“不要胡闹!” “可是我有点热。”

“在雪地里滚一滚,就不热了。”



萧弈默了默。 凉快是凉快,只怕她滚进去以后,就游不出来了。 说着话,忽然起了冷风。

簌簌细雪漫天飘零,轻柔地落在小姑娘的眉梢眼角。



萧弈伸手,耐心地替她拂拭去雪花,“冷不冷?” 南宝衣的热气被吹散,也酒醒不少。 她把手笼进袖管,“是有些冷的……”

谁知那双手还没笼进去,就被萧弈捉住。

小姑娘的双手细白绵软,是用无数芙蓉面脂娇养呵护出来的。

萧弈捧在掌心,轻轻替她搓了搓,又俯首呵了几团热气。

这动作着实亲昵。

南宝衣怔愣片刻,想缩回手,却被他紧紧握住。

她仰起头,小脸无措:“二哥哥?” “若是冻伤了手,手指会红肿如萝卜,十分丑陋。”萧弈吓唬她。



南宝衣爱美得很,平日里从头发丝儿到脚趾头都精心呵护,并不愿意手指头变成胡萝卜。

她乖乖由着萧弈替她暖手,朝四周打量,“二哥哥,咱们怎么走到翰林街来了?”

萧弈没吭声。 小姑娘喝醉了酒,吵着闹着要来翰林街拿卖书的分红,他想抱她上马,她就哭闹不休地撒泼,实在很难哄。

没办法,只得纵着她来翰林街。

南宝衣笑道:“来了也好,我去书铺拿分红。二哥哥,待会儿拿到银子,我请你吃滴酥水晶脍啊!” 长街灯火一望无际。

她站在花灯下,眉眼弯如月牙,脸蛋红扑扑的,细雪落在云髻和眼睫眉梢,当真娇艳如芙蓉花。

四周路过之人频频顾盼,竟有男子看痴了眼,走着走着就撞翻了摊贩,引来一片混乱。 嬉笑声里,一辆装饰华贵的马车缓缓驶过。

车前挂着的灯笼上,题写着一个“程”字。



竹帘卷起,坐在车厢里的青年,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,模样清秀隽永,是邻家少年的温润模样。 他穿着裘皮大氅,借着两盏琉璃灯,正翻看儒家典籍。

小厮添了些灯油,“马车晃荡,看书对眼睛不好,公子还是休息片刻吧?”

青年合上书。 他瞥向窗外。 细雪簌簌,金钗之年的少女,双手捧脸,歪头娇笑时两靥甜甜,正对着面前的青年撒娇。



夜市的灯火下,当真极美。 他看得入神,直到少女消失在视野中,才慢慢收回视线。

小厮调笑:“刚刚那位姑娘真好看!如果公子的未婚妻也有这般容色,才算与您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呢!”

喜欢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请大家收藏:()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江苏文学网更新速度最快。------------第122章 她一步步走向程德语

青年面色沉了沉。

他的未婚妻是南府五姑娘,南宝衣。 听说她粗鄙浅陋、不通诗书,原以为只是误传,可她的信却证实了这一点。

从前南宝衣给他寄信,全是情意绵绵的闺房话,也不嫌恶心。



最近这一封,张口闭口都是银子,不愧是出身商贾的姑娘,文章里充满了铜臭味儿,简直有辱斯文! 青年揉了揉眉心。 他不想为这些俗事烦恼,见前面有一座还在营业的书局铺子,吩咐道:“停车,我去买几本书。”



马车徐徐停在路边。

程德语刚踏出马车,就见书局门口起了争执。 说完,气势汹汹地回了书铺。

一位美貌年少的姑娘,不过十三四岁年纪,身姿犹如弱柳扶风,小脸苍白可怜,无助地弯腰拾起那些稿纸。



寒风卷起她的袄裙,有种出尘之美。 一张稿纸被吹到程德语脚边。

他拾起,只见上面的簪花小楷极为清丽婉约,写的乃是闺阁小诗,引经据典的,倒也齐整。

他把稿纸递给少女,“你写的诗?” 南胭垂着头,小声道:“小女不才,让公子见笑了……”

“我以为,写的倒是极好。”程德语笑了笑,“毕竟是闺中女子,能写诗作词,实属了不得。敢问姑娘芳名?”



南胭俏脸微红,心中泛着暖意。 如今遇见知音,还是如此俊俏年轻的公子,她自然高兴。
最新网址:gzcfst.com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