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插入花心抽动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gzcfst.com
     插入花心抽动 (第1/3页)
    

李瑟瑟本不想跟她说话,又怕萧弈觉得她小气,于是道:“与南姑娘有些关系。当初御花园中,南姑娘身为中正官,却做不到公平公正地品评我寒门子弟,令他们十分心寒。如今重阳节闹事,也不过是想向南姑娘讨一个公道。”

荷叶等随行伺候的侍女,也忍不住掩袖轻嗤:“就是,什么人呐,瞧见马车就往上冲,好像一辈子没坐过这么好的马车似的……也不问问人家愿不愿意跟她同乘一车……”



南宝衣放下茶碗,捧着无辜的小脸:“李姑娘,你说寒门子弟正在请愿闹事,可大街上分明一团和气。怎么,你是觉得二哥哥闲得慌,故意开玩笑溜他出来玩儿?”

李山长浑身发毛,推她一把,紧张地压低声音:“瑟瑟,你说你有万全之策,所以你的万全之策究竟是什么?!再这么下去,为父要被你害死了!”



她连忙红着眼睛上前,也是被吓怕了,忍不住出言训斥:“你们怎么才来?!连约定的时间都敢错过,你们算什么君子?!南宝衣就在那边,快去向天子请愿啊!”

众人行过礼后,萧弈把玩着一只蜜柚,挑眉道:“朕初登基,朝中百废待兴,还没来得及召你们入宫说话。听李家人说,你们在街上闹事请愿?”

刘郎君转向南宝衣:“昔日,我们把南姑娘当做叛徒和走狗,用尽卑鄙的语言,在市井间中伤南姑娘的名声……如今真相大白,我们才知道南姑娘受了怎样的委屈。南姑娘为江山社稷忍辱负重,却被我们深深伤害,今日,我等在此向南姑娘郑重道歉!”



“你们是没瞧见,最后大家被困在金陵龙宫的时候,是南姑娘哭得天崩地裂感动上苍,于是上苍降下雷电劈开龙宫,让金龟驮着他们离开暗河!”

萧弈声线平静:“娇娇一直向朕进言,读书人乃是国之栋梁,何必区分贵贱?朕也认为,昔日的中正制对寒门太过苛刻,趁着今日重阳,朕决定废除中正。今后擢拔官员,将不再以门第出身为考据,单只凭才华和德行操守。”



可中正官一职向来被世家把持,所以世家子弟再次也能做五品官,而寒门子弟最高只能被任用为六品官,因此有“上品无寒门,下品无士族”的说法。

周霆声沉吟片刻,含笑摇了摇头:“我性子过于刚直,入朝为官不适合我。我更想办一所书院,也弄个夫子当当。培养栋梁之才,不也是在为国效力吗?就像季娘子那样。”

她眼睛一亮,突然尖叫:“定是南家拿钱财贿赂了那些读书人!陛下,南宝衣是祸国殃民的妖女,她死有余辜啊陛下!瑟瑟,瑟瑟才是真心为江山社稷着想的人!”

他嚎啕大哭着,把李瑟瑟搂进怀里:“求陛下看在瑟瑟对您一片痴情的份上,放她一条生路!草民,草民愿意让出寒门之首的位置,愿意把名下所有书院都捐出去!”



视野中远去的少女,脚踩镶嵌着东珠的绣鞋,织花裙边罗襦裙随风招摇,细腰袅袅,丝绦轻盈,露出的一截后颈,比云髻上的明珠还要洁白莹润,她连背影都如此矜贵娇美。

李瑟瑟突然站起身,尖声大喊:“南宝衣,你忘记你从前犯下的罪了吗?!你故意拿沸水泼我的脸,导致我脸上至今还留着疤!你看看我的脸,难道你不需要补偿我吗?!”

李瑟瑟宛如得胜的公鸡,骄傲地扬起脑袋:“你是不是无话可说了?!作为补偿,南宝衣,我要你自毁容貌,离开天子,离开长安,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!”

南宝衣面无表情:“因为心怀愧疚,所以回到长安以后,我曾向姜大哥问过你脸上的伤。他说当初的烫伤早就痊愈了,现在的伤疤,是你自己弄上去的。你既喜欢,我便替你多弄一点。你四处嚷嚷是我故意毁了你的脸,当初御花园我并非故意,今日,倒确确实实是我故意的。”

荷叶为她添上热杏仁茶:“可不是?奴婢也是才听宫人说的,好像五六天前就死了,说是半夜起来,对您和天子深感愧疚,为了谢罪,自个儿吊死在了李府花园的柳树底下,早上被人发现的时候,身子都僵了!怪吓人的!”

小家伙比裴初初小一岁,也要矮上半头,向南宝衣恭恭敬敬地请过安后,才望向裴初初,奶声奶气道:“我上回送你的花环,你可喜欢?我诚心诚意向你道歉,你却一句回话也不带给我,怪叫人生气的。”

徐晚婉害羞屈膝:“给殿下请安,给南姑娘请安。婉婉第一天上学,还望太子殿下照拂一二,如果能有幸坐在殿下身边听课,那更将是婉婉的荣幸。”

南宝衣扶起徐晚婉,摸了摸她无措的小脸,话却是对着徐夫人说的:“如今天下安定,夫人身有一品诰命,要什么没有?又何必为难小孩子。婉婉年纪太小,送来国子监读书会很吃力,不如放在身边好好教养。”



她把徐晚婉拉到身边,皮笑肉不笑:“世家贵族的女儿,哪个不是从小就开始读书的?婉婉福薄,到底不敢跟南姑娘比,听说您幼时出身商贾不学无术,可您最后还是赢得了天子的心,真叫人佩服。”

荷叶很快打听了一圈儿回来,小声道:“这位夫子说是姓霍,叫做霍启,家在北郡,今年才考进国子监当夫子的。奴婢琢磨着,大约也是上了骗子的当,才买了那张桃木牌吧。长安城里,还有许多人都上当了呢。”

南宝衣笑眯眯地盖上食盒,认认真真地漱了口,朝他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:“二哥哥看,我的牙保养得又白又干净,吃什么都香,才不会蛀牙呢!”



他轻抚着南宝衣的细背,道:“也不是什么大事,只是这两天长安周边落了几场大雪,压毁了十几座民宅。钦天监禀报,今冬可能会有雪灾。”
最新网址:gzcfst.com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