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樱桃视频app污片丝瓜樱桃预告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gzcfst.com
     樱桃视频app污片丝瓜樱桃预告 (第1/3页)
    

只是这条路,却是她书理理自己选的。



“娘娘说的是,是我目光短浅了。”她咽下所有的委屈,期盼地朝四周张望,“娘娘,殿下呢?孩子没了,殿下也一定非常伤心。” 姜贵妃脸色不大好看。

身为母亲,她知道自己儿子的劣根性。

在抱厦里看见南宝衣时,他眼睛都绿了,还特意求皇帝把南宝衣送去青水庵,只为留她性命。

幸好她派宫女盯紧了怀美,才没叫他屁颠颠儿地跟出宫。



书理理的心绪,稍稍平静了些。 她谢过姜贵妃,扶着宫女的手躺进被褥,脑海中却又浮现出南宝衣那张可恨的脸……

姜贵妃踏出偏殿,顾崇山已经在外面等候。



她伸手掸了掸顾崇山肩头灰尘,“人送到青水庵了?” 这个动作未免太过亲昵。

而且顾崇山患有洁癖,领口袖口毫无尘垢,更遑论肩膀。



但四周的宫女眉眼不动,显然早已习惯。 “送到了。”顾崇山低垂眼帘。 她不着痕迹地盯紧了顾崇山。

顾崇山低眉敛目,姿态放得很低:“娘娘说的哪里话?是娘娘将奴才扶持到今天的高位上,奴才心里眼里,只有娘娘一人。”



姜贵妃的笑容,这才多了些真意。

“知道你最是忠诚。”她拍了拍顾崇山的脸颊,“乖乖跟着本宫,本宫少不了你的好处。” 顾崇山深深地垂下头:“奴才爱娘娘至极。”

姜贵妃很满意。

她拢着宽袖,往朱廊尽头而去:“皇上对南家烦心,料想不会去找南胭那贱人,这几日怕是要临幸本宫。你这几日,别来本宫面前晃。”

“恭送娘娘。”

顾崇山拱手。 直到女人和那些宫女的背影消失在视野中,顾崇山才直起身。

小太监恭敬地递上手帕。

顾崇山接过手帕,掸了掸被姜贵妃碰过的肩膀,又擦拭过被她拍过的脸颊,“黑云卫那边,可有消息传来?”

顾崇山扔掉帕子。 他俯瞰着巍峨宫城,隐约之中,仿佛又看见那少女挽着披帛,娇娇气气地行走在深深长长的宫巷里……

被顾崇山念想的姑娘,跪坐在禅房。

窗格雅致,缁衣朴素,她面前横陈着胡桃木矮案,笔墨纸砚一应俱全,还有一本摊开的佛经。

她拿毛笔搔了搔额角,丹凤眼亮晶晶的。 虽然并不是她害死的小皇孙,但她还是抄了一遍佛经,算是告慰小皇孙的在天之灵。



她俯首吹了吹宣纸,搁下毛笔,伸了个懒腰,想进庵堂深处转悠。

可是禅房的四个角落,还跪坐着四个板着脸的姑子,双手交叠在身前,正凶巴巴地瞪她,俨然是监视的意思。

青流:“只抄一遍,用心不诚。”

青研:“用心不诚,无法打动神佛。”

青织:“所以郡主只能待在此处继续抄经。” 青语:“是的。”

四个姑子的态度冷冰冰的,连正眼都没给南宝衣。 南宝衣磨了磨牙。 她捏着毛笔,挪到一位姑子跟前,试探道:“师太,你法号是什么呀?老家住哪里,家中几口人,可都能吃饱穿暖?”

大约觉得这姑娘废话真多,老姑子眉眼越发凶横,抬着下巴,仿佛在用鼻孔瞪她,沉声道:“谋害皇嗣。”

青研:“罪当问斩。” 青织:“你应当感恩戴德,刻苦抄经,回报圣恩。”



青语:“是的。” 南宝衣:“……” 这几个姑子,一句话非得分三人来说,是不会说话还是怎么地? 青流:“话太多。”

青研:“惹人烦。”



青织:“罚你晚上不许用膳。” 青语:“是的。” 南宝衣那个小火气,蹭蹭蹭地往上窜。

这几个姑子,嘴硬撬不出话也就罢了,还哔哔哔地要罚她!

她抬起蘸满墨水的毛笔,直接戳老姑子脸上去了! 南宝衣凭一己之力,在四名老姑子脸上画满了猫胡须! 小尼姑跑来喊她们去吃晚饭时,瞧见满屋狼藉,惊呆了。



结果南宝衣果然被罚不许吃晚饭,就连禅房都从外面上了锁。

她对着槅扇大喊:“师太,苟富贵勿相忘,有饭吃带带我呀!” 那群师太烦透了她,脚步声急促远去。



南宝衣低笑两声,敛去那份懵懂狂妄,起身推开禅房的窗格。

------------第233章 前世被权臣大人砍掉双手的侍女 已是金乌西沉,青水庵的香客大都散了。

庵堂里钟声杳杳,伴着四周树林里传来的鸟鸣,更显岛屿宁静。 南宝衣拖着铁链,略显狼狈地翻出窗,在附近禅房转了个遍,这里是尼姑们休憩的地方,她翻不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。

她掐着时间,估摸那几个老姑子要回来了,又急忙原路返回。

四个老姑子推门而入时,她正儿八经地跪坐在矮案后,正捧着佛经诵读,那姿态比前殿的信徒还要虔诚。

几个老姑子表情微妙。 贵妃娘娘让她们磋磨宝仪郡主,可是这位郡主,似乎和寻常贵女不大一样…… 夜渐渐深了。 四个姑子阴魂不散,和南宝衣同住一屋。

南宝衣这两年娇养惯了,不习惯与她们同睡。 辗转反侧了两个时辰,却忽然闻到空气里弥漫着特殊的香味儿。 她坐起身,嗅了嗅鼻尖,唤道:“师太?”



四个人睡得很沉,压根儿不搭理她。 她走下床,狠狠给了她们一巴掌,“师太?!”

她们依旧鼾声如雷,不像是睡得深沉,反而像是吸入了迷药,因此睡晕过去。

南宝衣越发肯定,这夜里的香味儿有鬼。 今夜的迷香,显然对她也是毫无作用的。 她蹑手蹑脚地往屋外走。

刚推开槅扇,就惊悚地发现一名路过的小尼姑。



小尼姑不过十八九岁,容貌美丽,手里还捏着一个春饼。

四目相对。

南宝衣轻咳一声:“我有点饿……出来,找点吃的。” “我也是。”小尼姑弯起眼睛,很善良地掰开春饼递给南宝衣,“我在厨房找到的,在灶洞里烤了会儿,还是热乎的,分一半给你。”



檐下挂着灯盏。

南宝衣注意到,小尼姑的手很好看。 像是青玉雕琢,骨节分明指尖干净,还带着晶莹的淡粉色泽。
最新网址:gzcfst.com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