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国产巨乳av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gzcfst.com
     国产巨乳av (第1/3页)
    

裴初初沉默片刻。 她想出宫,想嫁人,想过和寻常贵女一样的生活,而不是如雀鸟般被囚禁在深宫。

然而对上少年赤热祈求的眼神,她还是选择了点头,许诺道:“臣女会一直陪着陛下。”

裴初初离开营帐后,萧定昭品着茶,心情格外愉悦。



虽然裴姐姐对他没有男女间的喜欢,但她说会一直陪着他。 这样的许诺,对他而言弥足珍贵。

他唇角上扬,又唤了宫女进来,如往常那般寻问:“今日裴姐姐都做了些什么?可曾无聊?”



小宫女战战兢兢。 她结巴着不知从何说起,被萧定昭瞪了一眼,才老老实实地把裴初初和韩州景一起看雪景的事讲了一遍。 君子之交淡如水……



萧定昭想吐血的心都有了。 男女之间的交情,哪有什么淡如水的?

他不过才出去一日,裴姐姐就勾搭上了别家郎君,甚至还有继续发展的趋势……



少年胸腔里涌动着不甘心,摆摆手示意宫女退下。 他重新躺在榻上,盯着帐顶看了许久。

裴姐姐说他年岁尚小,还不懂何为情爱。 他虽不懂情爱,也不明白自己是否当真喜欢裴姐姐,但可以肯定的是,他不愿意裴姐姐嫁给别人。



至少,在他确定自己的心意之前,她不可以成为别人的新妇。

年少的天子,眉眼尽是霸道。

…… 次日。

因为天子受伤,冬猎的事也被耽搁,营地里顿时空闲起来。

裴初初身着牙白寝衣站在箱笼前,一手拿着深青色女官服制,一手挽着桃花粉的罗襦袄裙。 她今日要和韩家郎君出去赏雪,是否该稍作打扮?

她长年待在深宫,已有两三年没穿过寻常女郎的裙裳。 裴初初脑海中浮现出韩州景温文尔雅的模样,不禁暗暗攥紧了罗襦袄裙,又沉吟片刻,才挽着袄裙去屏风后更衣。

玉钗挽发,胭脂点唇。 少女挑开帐帘,恰巧撞上多来接她的郎君。

四目相对,彼此一怔。 最是那抬眼时不经意流露的妩媚,十八岁的女郎,恰是最好的青春年华。

裴初初,无疑是美貌动人的。

她的姿色,甚至不逊于这狩猎场上的任何女子。

韩州景喉结微动。 停顿了好半晌,他才回过神赞叹:“从前读书时,不知‘国色天香’究竟是何等颜色,今日见了裴姑娘,方才明白何为国色天香。”

裴初初面颊微红。 她从未被人夸过美貌。 寒冬的风似乎变的不再刺骨,她心头微烫,小声道:“不知今日去何处赏雪?”

韩州景含笑指着不远处的群山:“那座山头离咱们不远,山上还建有寺庙,咱们可以去寺庙拜佛祈愿,也能俯瞰山下雪景。”



裴初初点头。 韩州景又道:“昨儿一时兴起,未曾好好准备。我连夜吩咐随从准备了马车,咱们坐马车去山脚下,既暖和,又能节省时间。”

他如此周到,裴初初自然没有异议。 长安民风开放,男女之防并不严重。 两人一起登上马车,径直往远处山脚而去。

马车渐行渐远。



一道英挺的身影绕过营帐,出现在雪地里。

萧定昭重伤刚愈,面色还有些苍白。 他冷笑:“朕才从鬼门关回来,她也不伺候,倒是迫不及待地跟野男人私会去了……”

偏偏还打扮得那么招摇。

她从未在他面前如此打扮过!

清清冷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:“皇兄。” 萧定昭回头,瞧见是萧明月。

萧明月摇摇头。



她望了眼马车远去的方向,憋了半晌,才道:“不喜欢韩郎君。皇兄该,跟过去。”

她幼时生病,导致很长一段时间失声。

后来勉强能说话,却总也说不利索。

萧定昭道:“皇兄也不喜欢韩郎君。”

兄妹俩一合计,干脆也整了辆马车,跟着往山脚而去。------------第13章  她想皇兄迎娶裴姐姐

台阶覆雪,古柏森森,寺庙清幽。



檐角佛铃清脆,隐约能听见佛殿里的木鱼和诵经声。

裴初初与韩州景同行,听他讲述了这座寺庙的来历,眼中不仅多出许多欣赏:“没想到,韩郎君对这些细微的历史也了如指掌。”



韩州景微笑:“自幼就爱读各种地理志,也爱极了长安这座都城,都城的一草一木,我都了如指掌。”

裴初初正要夸奖,不远处突然传来轻灵的女音:



“韩郎君,可知这株草,是几时,长出来的?”

裴初初望去,不禁怔住。

天子和长公主,竟然也在这里。 她和韩州景向两人见过礼,担忧地望了眼萧定昭的胸口:“陛下身负重伤,不在营地好好休息,怎么跑到山上来了?”

萧定昭笑眯眯的。 他要是在营地好好休息,裴姐姐就该被这狗男人拐跑了。

他随口编了个理由:“听说这寺庙的菩萨很灵,朕特意带月月来上香,好为大雍祈福。”



韩州景一阵语噎。 偶遇天子本该是喜事,可他怎么觉得,天子好像对他有偏见?

萧明月面容恬静,声线毫无起伏:“不知道,还敢称,了解一草一木……虚伪。”

韩州景又是一阵语噎。 那不过是读书人说话的一种修辞手法,怎么能当真呢? 他怎么觉得,长公主好像对他也很有偏见的样子? 他与皇族没有来往,他并没有得罪过这对兄妹呀!

然而权势面前,他只得低头道:“是草民托大了。”

萧定昭拍拍他的肩膀:“无妨,下次别再吹牛就好。” 韩州景:“……” 完全无言以对。



萧定昭又望向裴初初:“既然遇上了,裴姐姐不如与朕一块儿逛逛寺庙?听说这座寺庙的斋饭不错,朕想尝尝。” 裴初初沉默。 她是来和韩州景发展感情的,山野寺庙,雪景清幽,两个人慢慢交心多好,带着一对多余的兄妹算怎么回事?

他将来是要步入官场的。

如果能趁着今天偶遇的机会,提前和天子建立交情,将来官场上还愁没有锦绣前程吗? 这般天赐良机,他必须抓住。



一旁的裴初初抿了抿唇瓣。 她看向韩州景,对方已经果断地引着天子进了游廊。

那张昨天还温润如玉的面庞,如今突然就多出了藏不住的欲望,在她眼中,利欲熏心,急不可耐。



韩州景……

似乎与她想象的不一样。

萧明月站在她身侧。

她牵了牵裴初初宽大的袖角,嗓音轻灵如月光:“我不喜欢,韩郎君。”

裴初初无言地摸了摸小公主的脸蛋。 她对韩州景,也没有什么深情。 只是她已经不再是天真单纯的小姑娘,她的年岁到了,光阴已经耽搁不得,再加上裴家的更替,如今哪容得她挑挑拣拣?



韩州景的背景出身和才貌风度,对她而言是最合适的那个。 她相中的哪里是韩州景这个人,分明是他的前程和出身。

她裴初初,就是这般势力的女子。



她不愿让萧明月沾染上这份俗气,只温柔道:“咱们也跟上去瞧瞧。山里风大天凉,殿下走游廊里侧。” 萧明月被她牵着手,乖乖走在游廊里侧。

她抬起头,望一眼裴初初的侧脸。
最新网址:gzcfst.com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