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新厕拍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gzcfst.com
     新厕拍 (第1/3页)
    



裴敏敏拐弯抹角了半天,又是问她和天子的意中人,又是看她的守宫砂,难道是在质疑她和天子的关系? 她……

发现了什么? 她摸了摸守宫砂的位置,想起昨夜萧定昭的荒唐和放肆,不禁又是一阵烦闷。

…… 天子大帐。

萧定昭面无表情地站在落地铜镜前。 他盯着镜子里为他整理猎衣的两名宫女,眼底满是厌烦。

以往都是裴姐姐亲自照顾他,可她今日竟然没来。

昨夜,他吓到她了?

他烦躁地挣开两名宫女的手:“腰带都扣不好,朕自己来!”

抱着满腔不耐烦收拾利索了,又有宦官进来送早膳。



萧定昭蹙着眉坐到案几前,看着宫女哆哆嗦嗦地为他布菜,又是一阵烦躁:“朕不喜甜食。”

宫女连忙认错,一时间帐中气氛很是紧张。



萧定昭用了半碗面,脑海中却反复浮现着裴初初那冷冷清清的倩影,明明近在咫尺,却又遥不可及无法掌控。 可他是天子。 天子该坐拥天下,裴姐姐,凭什么不能像其他女郎那样爱慕他?

萧定昭越想越气,忽然就气饱了。

他把筷箸重重搁在碗上,沉声道:“她人呢?”

伺候的宫人们对视几眼,知晓他问的是裴初初。

一名宦官恭声道:“裴女官今日身体不适,因此不能前来侍奉,特意叮嘱奴才们仔细伺候着。”

萧定昭冷笑。 裴姐姐的身体一向健康,今日倒是不适了。

定然是为了避着他。

他起身:“朕去找她。”

萧定昭驻足,悄然攥紧了双手。

这些人总爱把他和父亲相提并论。

宦官如此,文武百官也是如此。 他崇敬父亲,也认定父亲是天底下最顶天立地的英雄。 可是,他并不甘心时时刻刻都被别人拿出来和父亲比较,尤其是在事事都不如父亲的情况下。



他也想做个史上难得的明君。

少年的胸腔里涌动着不服输的意气。 他很快按捺住那股子烦躁,抬眸,认真道:“朕与裴姐姐姐弟情深,何来儿女情长?不过是担心她的身体罢了。”

他望了眼角落的滴漏:“冬猎即将开始,准备马匹。” 击鼓声响彻营地。 随着冬猎正式拉开帷幕,文武百官和王孙公子,皆都骑马上阵,兴奋地往山脉深处疾驰而去。



镇南王江蛮跨上骏马,含笑看了眼萧定昭:“陛下年少,须得谨慎才好。不过输了也没什么,臣的女儿秀外慧中,陛下定然喜欢的。”

他说完,径直催马而去。



萧定昭不慌不忙地整理缰绳。

他骑金羁白马,一袭绛纱猎衣分外醒目雍容,金冠束起高高的马尾,只额角垂落几绺碎发,更显少年唇红齿白风流俊俏。



眼角余光扫过四周,场边簇拥着无数前来游玩的女郎,个个花枝招展眉眼含情,却独独不见裴姐姐……

“陛下!”

裴敏敏忽然大胆地挤上前来,恭敬地呈上一枚香囊:“这是臣女连夜绣制的香囊,能保佑陛下平安无事,陛下可否收下?”

萧定昭扫了眼她,隐约记得是裴初初的堂妹。 他拿长枪挑起香囊挂在马前,一夹马肚,骏马瞬间绝尘而去。

场上安静片刻,突然爆发出惊呼声。

天子,竟然收了裴敏敏的香囊! 裴敏敏愣在原地,好半晌才缓过神,双颊立刻爬满红霞:“陛,陛下,竟如此给我体面……”

四周女郎难掩艳羡,纷纷上前恭维。

暗处。

裴初初一袭深青色女官服制,安静地站在死角位置。

场上发生的一切,尽都被她收入眼底。

姐弟情深…… 裴初初目送那白马少年消失在丛林深处。

杏眼中掠过不知名的情绪,她不理会狩猎场上的热闹,淡淡转身往营帐走去。 明明对她做了那么难以启齿的事,却来一句姐弟情深。 对天子而言……



她裴初初,究竟算什么?

第一次,觉得那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少年是如此陌生…… “姑娘,你的发钗掉了。” 一道温润的声音忽然从背后传来。



裴初初转身。 穿着素色大氅的年轻郎君手执银钗,在瞧见她的面容时,神情略有些怔滞。

她摸了摸散乱垂下的长发,接过银钗:“让公子见笑。”



年轻郎君注视着她挽起长发的动作,温声道:“姑娘是哪座府上的?我瞧其他姑娘都在场边玩闹,你怎么独自待在这里?” 裴初初嗓音淡淡:“其他郎君都进山林狩猎了,公子不也没去?”



年轻郎君便笑了起来。 大约很欣赏裴初初的口才,凝视她时眼底光芒更盛。

裴初初面色沉静。 这位郎君,似乎对她有意。------------第11章  裴姐姐是否爱朕?

裴初初沉吟着。

观山书院是关中最有名的书院,韩家虽非士族,但以她如今的身份,嫁进高门大户只会受委屈,嫁去观山书院,反而算是门当户对。

而且观山书院的这位公子,她在宫中时也曾有所耳闻。 听说在年轻一辈中才华横溢,将来迟早是要步入官场的。

权衡过利弊,裴初初脸上的冰冷消融几分。



她客气道:“公子盛情相邀,我自当前往。” 两人往远处雪景走去。 一路上从诗词歌赋谈到文史地理,两人都是饱读诗书又文思敏捷的人,一时间竟是棋逢对手相当投缘。



小宫女跟在两人身后,满脸担忧。

她是裴姐姐提拔上来的宫女,按道理应该帮裴姐姐,可天子却让她时时刻刻注意裴姐姐的动向,有任何风吹草动都要禀报给他。

也不知怎的,她总觉得裴姐姐和这位韩郎君一起看雪景的事,若是被天子知道,他定然要发脾气。

…… 另一边,山脉深处。

萧定昭带着十几名亲卫,直奔最危险的虎窝而来。

他不想迎娶江蛮的女儿,也不想让江蛮的两个儿子都当世子,因此今日几乎是拼了命在狩猎。

虽然收获不错,但都是些獐子、狐狸一类的小兽,他总得猎几头猛兽镇镇场子才好。



随着深入密林,四周的光影逐渐昏暗下来。

不知名的兽叫声在四面八方回响,周围树木诡异的簌簌声更加令人不安。 萧定昭手握弓箭,眼角余光瞥见一头越过灌木的白鹿。

白鹿体态轻盈鹿角漂亮,皮毛尤其顺亮。 他来了兴致,问侍从道:“那头鹿可好看?” 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,萧定昭收起弓箭,从囊袋里取出绳索,饶有兴味地在半空中扬了个圈儿。

裴姐姐一贯喜爱这些个皮毛漂亮的小东西,他替她猎这只白鹿回去,她定然会与他和好如初。

少年策马疾驰,渐行渐深。 …… 苍山覆雪,满目冰封。

湖畔的柳枝是萧条的,水面凝结着薄薄一层冰。
最新网址:gzcfst.com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