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大象电影原版加长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gzcfst.com
     大象电影原版加长 (第1/3页)
    

像是联想到了不好的情景,他手背处青筋暴起,左眼下的刀疤格外狰狞,想要吃人似的!



等她说完,那黑脸的将军终于忍无可忍,利落地翻身上马。 南宝衣睁圆了眼睛,明知故问:“已近黄昏,沈将军这是要去哪儿?”

沈议绝厌极了南宝衣总是笑话他,因此不肯搭理她。



他打定了主意,正要策马回洛阳城,却听见马蹄声由远而近。

抬眼望去,驿道苍苍,一骑彪悍的枣红马风驰电掣地拐过弯道,往驿站疾驰而来。

马背上的少女,巴掌脸,杏子眼,削肩细腰,媚骨天成。

梨花白的劲装猎猎翻飞,腰间盘着的马鞭更添飒爽利落。

寒烟凉……

沈议绝沉黑的眼眸,像是被烟火点亮,就连呼吸也小心几分,唯恐看见的美人只是幻影。



寒烟凉策马进了驿站,敏捷地翻身下马,先给了南宝衣一个大大的拥抱:“赶了一路,可算是赶上了!” 南宝衣有点遗憾。 她知道寒老板留在洛阳城,是为了和殷朝宗、穗穗多说说话,本以为怎么也要多住两三个月,没想到才多住了半天。



现在好了,原本还能刺激沈议绝回洛阳城追她,她自己主动过来,沈议绝定然不会再像刚刚那样冲动。

她瞅向沈议绝。

男人抿着唇,假装无事地跨下骏马。

南宝衣揶揄:“沈将军不是要出门吗?怎么见到了寒老板,又不出门了?”

沈议绝看了眼寒烟凉,面色淡淡:“本想出门捡柴火,只是才注意到天色已晚,附近山脉里又有狼群,因此还是作罢比较好。”

南宝衣暗笑一声。 这老铁疙瘩,竟然还学会了撒谎。

寒烟凉慵懒地伸了个懒腰:“说起柴火,我赶了一路,想洗个热水澡。驿站里有热水吗?”

南宝衣看了眼荒芜的驿站,摇头:“我们才过来,连屋子都没收拾呢,自然是没有热水的。”

她话音刚落,沈议绝又翻身上马。

他认真地望着寒烟凉:“我去捡柴火,过会儿就有热水了。”



说完,急匆匆地策马而出。 耳尖面颊,似乎还浮着激动的红晕。 南宝衣好笑:“这会儿倒是殷勤上了,早干嘛去了?” 寒烟凉哂笑,未作评判。



南宝衣摇了摇团扇,清亮亮的眼睛又望向萧弈:“二哥哥,我也想洗热水澡,你给我捡柴火去呗?” “不去。”萧弈拒绝得干脆。

南宝衣惋惜:“所以爱会消失,对吗?”

萧弈指了指驿站角落:“那里不是一堆吗?” 南宝衣愣住。 想起沈议绝兴冲冲跑出去捡柴火的样子,她抿着嘴儿,更想笑了。

…… 半个月后。



车队即将抵达长安。

正值盛夏,灞河边杨柳更青,蝉鸣添了几分聒噪,阳光有些毒辣,白花花地照在地面,连官道上的行人都稀少很多。



南宝衣坐在车厢里打扇。

想起沈皇后交给她的任务,她有些头大。 “南娇娇。” 车厢外面传来萧弈的声音。 她挑开竹帘。 萧弈骑在骏马上:“我打算现在进京,你要与我一道吗?”

南宝衣:“咱们分开进京,不然沈皇后看见咱们在一起,要生气的。”

萧弈思虑片刻,点头:“也好。”

他带着一队兵马走了。 萧随没管南宝衣,带着两个小家伙跟着哥哥入京。

车队远去后,四周逐渐安静。

河边没有风,蝉鸣声叫人烦躁。 南宝衣放下团扇,从袖中取出匕首。 把玩片刻,她慢慢拔出匕首。

刀刃闪烁着寒芒,照亮了她的双眼。

…… 南宝衣在长安郊外歇了一夜,才乘坐马车,进宫去见沈姜。 坤宁宫里摆着一座座冰鉴,高髻的宫女们手持团扇扇出凉风,角落的薄荷荔枝香透着几丝清凉,燥热的盛夏仿佛也变得惬意起来。



珠帘剔透。

倚在贵妃榻上吃荔枝的美人,紫色宫裙曳地,冰肌玉骨,长发未梳,慵懒地铺散在枕间,只在鬓角簪了一朵碗口大的牡丹。 她垂着卷翘的睫毛,并没有去看南宝衣。

南宝衣小脸苍白。 手臂上,还缠着厚厚的纱布。

她规规矩矩地低头跪下,恭声道:“微臣给娘娘请安,娘娘千岁!” “千岁?”沈姜轻嗤,“卧榻之侧,有猛虎伺机而动,欲要食人。本宫酣眠尚且不能,又如何千岁?”
最新网址:gzcfst.com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