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爆奶门图片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gzcfst.com
     爆奶门图片 (第1/3页)
    

雕花窗被支起,园林里落了一宿的雪,檐下是一排冰棱柱,梅花枝头堆晶砌玉,景致极美。 南宝衣端坐在窗畔妆镜台前,正仔细描眉。



从前她爱淡妆。

南宝衣想要的,就是别人不敢亲近。 让自己看起来更凶一点,别人就不会轻易欺负她。 她搁下眉黛。 翻了一页黄历,二哥哥出使北魏已有两月,也不知在那里怎么样了,究竟何时能回。



她好想念二哥哥……

云袖从外面进来:“小姐,南景和南胭来了。”

“他们也来赌牌吗?” “看他们模样,似乎是来当说客的。”



南宝衣笑了两声,随手拿起那根烟管:“出去瞧瞧。” 殿外,屋檐下。

南景穿着寻常锦袍,双手拢在袖管里,耷拉着眉眼,毫无昔日的意气风发。



他身侧,南胭倚靠在墙壁上,对着园林雪景发呆。 “哟,这是什么风,把你俩吹来了?”

南宝衣踏出殿槛。 她的笑容张扬明媚,慵懒悠闲地托着烟管,仿佛没把一切放在眼里。

南景和南胭看着她浓妆艳抹,不禁一肚子气。 他们可是有从龙之功的功臣,天知道楚怀南是怎么想的,竟然让他们来当说客,游说南宝衣主动去侍奉他。



否则,他们就要一个被革去官职贬做看守宫门的小卒,一个连太妃都当不成了。

南景气得甩袖:“不可理喻!” 南宝衣打量他浑身上下:“看你这副落魄模样,想来楚怀南登基为帝之后,苛待你了吧?”

南景没做声。 狡兔死走狗烹,楚怀南登基为帝之后,竟然以他曾背叛过前任主子为由,认为他身怀反骨不堪重用,当初许诺他的好处一个也不肯兑现。

他去找宋柔,可是当初跪在他面前的贱人,不仅不认账,甚至还撺掇楚怀南,剥夺了他调动禁卫军的大权!

他现在就是个有名无实的长驸马,在外面被人笑话,回家还得伏低做小伺候长公主。



他简直要活活气死了! 南宝衣欣赏着他眉目间的戾气,讥讽:“可惜,如今宫外已没有第二个楚怀修,肯在你落魄时为你篡改户籍,将你收为己用。”

“我再落魄,也比你强!”南景与她争执。

“够了。”

南胭不耐烦地打断他俩。

南宝衣没出声。

她别过小脸,冷静地深吸一口烟。



半晌,她转向南胭,正色:“他不会死。”

“哟……”

不远处突然传来女子轻蔑的声音。

三兄妹望去。 程载惜身穿妃子宫裙,打扮得美貌贵气,以一种扬眉吐气的姿态,扶着宫女的手姗姗而来。

她春风满面:“你们三兄妹怎么聚在了一起?都发什么愣啊,看见本宫,也不知道请安问好吗?”

南宝衣鄙夷。 程载惜时来运转封了个妃子,这是上门得瑟来了。

她瞥向南胭。 她莞尔:“胭儿也在呢,反正你和南宝衣不睦,不如替我扇她几个耳光,为咱俩解解气?”------------第242章 萧弈,要回来了



南胭面无表情。

她确实厌恶南宝衣,但她同样厌恶程载惜。

当初她当了程德语的通房小妾,程家败落之后,是程载惜这贱人怂恿黄氏,把她卖进窑子当妓。

她曾苦苦哀求,可是程载惜和她娘是怎么说的呢? ——娘,不如把南胭卖进窑子!叫她一辈子被男人糟践,才能叫女儿出一口恶气! 后来在窑子里的那段日子,是她此生的噩梦。

南胭盯着程载惜,缓缓扬起嘴角。

她不紧不慢地走到程载惜面前,居高临下:“‘胭儿’这个名字,也是你能叫的?”

她周身弥漫着阴沉气势。



程载惜有些害怕,努力拿出后妃的架势,呵斥道:“南胭,注意你的态度!” “‘南胭’这个名字,也是你能叫的?”南胭挽袖,恶狠狠给了她一耳光,“叫我掌掴南宝衣,你是个什么东西,你也敢支使我?!”



程载惜被打懵了。 她捂着满是掌印的脸颊,呆愣愣望向南胭。

前世交好的姑嫂,这辈子竟然阴差阳错成了婆媳。 南宝衣好想放声大笑。

母妃…… 程载惜瞬间黑了脸。

南胭一个进过窑子的贱人,也配被她唤“母妃”?!

她下手毫不留情。 程载惜双颊肿得通红,眼圈湿润,急忙对宫女大喊:“你们还站在那里发什么愣,没瞧见自家娘娘被人欺负了吗?!”

宫女们回过神,正要上前阻拦,南景淡淡道:“她们一个是太妃,一个是皇妃,婆婆教训儿媳妇,你们凑上去做什么?”

宫女们面面相觑。

是啊,这可是皇族家事,她们凑上去做什么? 于是程载惜带来耀武扬威的二十个宫女,俱都站在那里眼观鼻鼻观心,一动不动。 程载惜气得鼻子都要歪了!

南胭恨她撺掇黄氏把自己卖进窑子,恨她毁了自己一辈子,于是拽着程载惜的头发,把她拖起来,扬起巴掌恶狠狠往她脸上招呼。

程载惜挨了打,哪肯继续忍下去,尖叫着要去打南胭。

南宝衣眼疾手快,从背后抱住程载惜的腰,高呼道:“快别打啦,都是一家人,和和气气的多好?你们能动手千万别动嘴啊!” 南胭趁着程载惜被拦住动弹不得,下手更加毒辣。

程载惜白白挨了十几个耳光,气得心肝肺都在疼! 南宝衣这贱人根本不是在劝架,她是来拉偏架帮南胭的!

枉她今天特意精心打扮,就是为了来给南宝衣下马威的,没想到竟然被这兄妹三人联手欺辱!



在程载惜的惨叫咒骂声里,南胭终于打够了。 她甩了甩打红的手,冷冷道:“少在这里玩挑拨离间的戏码。你玩的东西,都是我玩剩下的。我厌恶南宝衣,却也同样厌恶你!”



程载惜狼狈地跌倒在地。

少女发钗歪斜,蓬头垢面,满脸泪痕,两颊肿的像是红糖馒头。 她抽噎着,咬牙切齿:“你们,你们都跟我等着……我不会放过你们,一个都不会放过!”

说完,艰难地爬起来,哭哭啼啼地跑出饮水宫。

南宝衣笑眯眯从云袖手里接过冰团:“姐姐的手是不是打疼了?可要冰敷一下?你刚刚为我出头的样子,真叫我感动呀。”
最新网址:gzcfst.com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